Lan Yi's Art Attitude

兰一谈艺术态度

来源于《流动艺术》2010年

 

艺术的自由

       谈到艺术的自由,我认为就是如何去寻求艺术的一种自由度。我时刻在思考:用什么样的方式才能够诠释人们对生活中各种状态的态度?这种态度,在当下环境里,更多的是从主流的思维方式趋向更广阔的边缘化。这种边缘化对创作来说,它带给人们的感观会更加自由,更加肆意地表达自己所想要表达的所有问题。从社会理论、历史、美学、生命轮回、地球未来的发展来看均说明了万事万物需要不停地寻求一种更新,才能以更好的思维方式来刺激艺术的深度自由创作。我们的艺术从宏观的角度上来讲是在一个艺术形态下的视觉表达,这种表达最终目的是让人们有所思考,启发人们对未来有一个新的构想。其实艺术的自由它不光是包含主流,而是主流和边缘化思维所共同创造而成的一种新架构,它需要很多多方位的再创造才能达到最终的艺术目的。

兰益【流动艺术】1.jpg

  

       对于今后的艺术教育,我认为不应该用一成不变的观念作为教育的基本,而是要给予年青人以全方位思维方式去思考,去创作。这种方法论,在我们的国度因为受到传统思想的压抑和保守体制的影响,仍存在无法实现的弊端,这种弊端给艺术创作本身带来的是灾难性的后果,无利于艺术创作的创新和开拓。因此,对于今后的艺术教育,首先得从人的思维方式上去引导,让人自由地走向一种更广阔的艺术形态。要继续和发扬这种艺术形态,不是靠一代人,要靠很多代人长期以来的经验积累,开拓思维的沉淀,经过历史的再创造才能形成自由体制下的一种创作方式和创作思维。因此,我一直要求自己用全球化的眼光和边缘化的思维方式来表达艺术创作,来表达我所要表达的艺术深度和广度。 

主流之外的边缘化

      边缘性实际上就是除主流之外的形式。它不是一个大体制、大构架下的产物,而是某个个体所产生的比较偏执、比较独立的一种形式和方法,它的表现可能会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法:媒介或综合材质来实现它要表达的效果。用一种很自我、很个性的方式来呈现给人们,它不在主流之例,也不在固定的形式之中。

有些人的艺术表现手法是一成不变的,但也有很多人没有接受过教育却反而形成他独特的思维方式和表现方法,他表达出来的是一种非常个体化的、自由的艺术形态。这种形式虽然很独立、很微弱,但你能看到它强大的魅力。所以我很欣赏这种艺术,因为它的创造力能够把艺术带入一个更深远的处境。 

关于身份

       法国曾有一篇报导是关于我的,标题是《世界公民——兰一》,我很认同他们给我的这种身份定位,因为我本人从来没有受到一个国度,一个体制,一个政党,一个宗教,或者是一个经济状况的束缚,所以我觉得我的奋斗历程是完全自我维护的。说到自我,我们得先探讨一下什么是自我?我认为的自我就是你可以从任何地方到任何地方,甚至到外太空,到宇宙,但无论你到那里,你永远是你。自我,给予了我一种强大的力量,让我能够在经历了所有的磨难后一直独立。你可能会经历战争、经历贫穷饥饿、经历很多的焦虑和痛苦;也可能会有孤独、会在灾难中求生存、会内疚或者会与周围人产生矛盾,但是你永远都在思考,你是谁?我们是谁?所以我认为在身份的定义里,没有一个人能够逃离自我,逃离自己灵魂和身体的组合体。其实在未来我们可能会抵制宗教、会取缔政党,也可能会溶合整个人类、整个国度,再也没有国界之分,真正变成一个地球村,那时,将会出现一个非常发达,非常高智商的群体,但是就哪怕是那个时候,个体仍然是个体,它也是有自我的,所以这个就是身份。我觉得我现在的身份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一个存在于地球上的个体,没有束缚,没有受到任何意识形态牵制,是一个完全自由的个体。我的创作也是在这种形态下构建、完成并达到它想表现的最终效果。

艺术的最高宗旨是为人类服务

        我创作作品中有两大系列:人性和失意、幻境。这两个系列是我而立之年的两个主要命题,也许是对于人性的分析和思考导致了失意.幻境系列的产生。其实,在我很多作品的创作和探索过程中,我都重新体会我的过去,重新更加深入地挖掘我的内心和意识。世界上有很多东西都难以一次性说明白,因为人的经历是错综复杂的,它有可能是浅薄的,也有可能是很深远的。

 

兰益【流动艺术】2.jpg

  

        从现在大的环境来讲,存在很多问题,大至国家的、民族的、世界的,小到个人的。人一直都在恐惧,一直都在排斥,排斥自我和互相排斥。人也一直都在怀疑和说服自己去相信世界,但最终都没有相信。很多人都活在一个虚无缥缈的状态下,他们变得非常的困苦,非常的孤独。事实上,他们从来都没有得到爱,尽管他们非常需要爱,非常需要关怀。当然,这种关怀不是对肉体的抚爱或者对性的需求,而是在思想解放下对人的内心的关怀。因为我们一直都没有得到真正的爱,所以一直都处于非常艰难的生存状态中:战争和意识形态的束缚,国家与国家间的矛盾与冲突,民族的仇恨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疏远、偏执、疯狂,甚或毁灭。纵然我们都很想和平共处,但却总是互相折磨,互相打击甚至毁灭对方,从而产生了更多的怨恨。我看到了太多的心灵上的折磨和它给人造成的太多的黑暗。然而在我们的潜意识里,我们都希望没有这么多的苦痛!这就是我创作失忆.幻境作品的主要原因。

       我们需要更多地去维护人的本性,去维护一种至高的愿望。这种愿望,是让人能够继续存在下去的根本原因之一。我们不需要更多的绝望。所以,作为一个艺术家的角度而言,变成艺术家并不是很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如何用一种方式去解放人、解放你自己,解放你的周围和解放你能识别的所有意识,去影响并且触动他们。艺术是一种方式,但它并不是唯一的方式。艺术从诞生之初,它就是为人服务、为这个社会服务的一个工具。他们在利用艺术作为工具去传播和记录人的思想和历史的时候,时间产生了。产生时间的过程,同时也是人通过绘画来记录历史的过程。我们只是继承了前人的历史和方法并且把这段历史及方法继续巩固下去而已。继续为人服务,让人能为达到一个更高的生存目标而奋斗,这才是艺术的宗旨。

       绘画作为艺术的其中一个门类,它存在的历史是最悠长的,而它本身所起到的作用也是至关重要的,因此,我还是更多的希望能够通过绘画这种方式来表达艺术。当然,它也有狭隘性和被动性,它的表现方法受到前所未有的责问和否定,从来没有一个时代像现在这样排斥绘画。所以我们就更应该保存绘画这种方式,用一个平面的、简单的构成来表述你对人类的看法,表达你的思想广度的看法和你对个人和群体之间的关系的看法。所以我的远大理想就是将绘画进行到底,用我的艺术创作为人类追求更高的理想作出自己的贡献。

从创造到毁灭到再创造

        刚开始学绘画的时候,要学很多艺术形式,除了绘画,还包括设计和雕塑等。在真正进入正规艺术学习之前,我也有过很长一段时间跟随父亲学习书法和传统绘画。在那个时代,传统的意识形态下,好像所有的中国人学绘画,学艺术,都要从小开始,而且首先都得练习书法和学习中国传统的水墨画。那是一个大家普遍认同的学习艺术方式的起步,我也毫不例外。但是到后来,我越来越叛逆,越来越不愿意接受学院派的教育体制。因为反感那种传统教育方式,我当时做出过很多离经叛道的事情。那些事情虽然显得野蛮、幼稚,但是却很有意义。因为,在充满荷尔蒙分泌的青少年时代,是应该去尝试做有悖于传统的事情的。我觉得作为一个热血澎湃的艺术青年,是应该存在一种破坏精神的,这能够让自己有一种激情去学习艺术继而突破艺术,使自己的思考在艺术上确定自己的方向。人,必须要尝试。人要永远都在尝试下才能够成长和进步。人类的历史本来就是一个过程,一个永远都在创造、毁灭、再创造、再毁灭的过程。人类要走到未来,还需要再毁灭、再创造,从而才能够达到一个全新的世界,这个过程首先得从个体开始!

 

2010年冬于海兰堂灯下

Copyright © 2019-2021. All Rights Reserved.ICPICPICPICPICP Website construction